行業案例 | 近五年服裝行業典型商標司法案例(附判決書)

發布時間:2022-04-24 作者: 來源: 閱讀量:161

?案例速遞

案例1:拒不履行生效裁定,法院對該行為進行罰款處罰

案例2:維密公司用跨類保護的方式對名下馳名商標進行保護案例3:相同行業經營者在申請注冊商標時的合理避讓義務案例4:惡意申請注冊商標并利用商標權謀取不正當利益不受法律保護案例5:關于相關公眾重合度對法院認定構成混淆誤認的影響案例6:“MLGB”商標案,關于不良影響的認定案例7:侵犯他人在先姓名權,涉案商標予以無效宣告案例8:為懲戒惡意侵權行為,二審法院提高賠償金額案例9:因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涉案當事人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案例10:愛慕公司用達到馳名程度的商標成功無效注冊滿五年商標案

領取方式

掃描下方二維碼獲取更多案例詳情和完整判決書

案情簡介

 

一、拒不履行生效裁定,法院對該行為進行罰款處罰

美國新平衡體育運動公司享有第4207906號“NEW BALANCE”、第G944507號注冊商標專用權。新平衡公司授權原告新百倫貿易(中國)有限公司在中國境內非獨占地使用相關知識產權生產銷售New Balance運動鞋,并對侵犯新平衡公司知識產權的行為單獨或與其共同提起訴訟。2014年,鄭朝忠在美國成立名為“USA New BaiLun Sporting Goods Group Inc”公司,其將該公司名稱翻譯為“美國新百倫體育用品集團有限公司”。該美國公司授權國內鄭朝忠個人獨資的深圳市新平衡運動體育用品有限公司、鄭朝忠經營的個體工商戶晉江市青陽新鈕佰倫鞋廠及莆田市荔城區搏斯達克貿易有限公司等生產銷售涉案被控侵權運動鞋并進行宣傳。新百倫公司認為深圳新平衡公司等被告的行為侵犯其商標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向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新百倫公司在起訴時申請了訴中行為保全,要求深圳新平衡公司等被申請人立即停止在其官網上使用涉案商標,立即刪除其官網、微信、微博等有關虛假宣傳的內容。蘇州中院作出行為保全裁定書,責令深圳新平衡公司等被申請人立即停止生產、銷售涉案鞋類產品,立即刪除在官網、微信、微博等虛假宣傳的有關內容等,并向相關被申請人送達。在涉案被申請人拒絕履行生效裁定后,蘇州中院又通過直接送達和郵寄送達的方式向被申請人送達了《告知書》,告知其應立即履行生效裁定及拒不履行的法律后果。深圳新平衡公司、搏斯達克公司、新鈕佰倫鞋廠、鄭朝忠仍未履行。蘇州中院決定對深圳新平衡公司處以100萬元罰款;對搏斯達克公司處以50萬元罰款;對新鈕佰倫鞋廠處以10萬元罰款;對鄭朝忠處以10萬元罰款。新鈕佰倫鞋廠、鄭朝忠以及搏斯達克公司不服罰款決定,分別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駁回了新鈕佰倫鞋廠、鄭朝忠以及搏斯達克公司復議請求。

 

二、維密公司用跨類保護的方式對名下馳名商標進行保護

原告維多利亞的秘密商店品牌管理公司(VICTORIA’SSECRETSTORESBRANDMANAGEMENT,INC.)在第3類香水、化妝品、剃須后護理品等商品上申請注冊了第1014220號“VICT0RIA’SSECRET”商標和第4481219號“維多利亞的秘密”商標,同時,原告第25類服裝等商品上還申請注冊有第1505378號“VICT0RIA’SSECRET”商標、第4481218號“維多利亞的秘密”商標,第三人在第30類咖啡、可可制品、攪稠奶油制劑商品上申請注冊了第7520055號“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0RIA’SSECRET”商標。維秘公司在異議期間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提出異議申請,商標局經審理后裁定訴爭商標予以核準注冊。

 

維秘公司不服,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復審申請,商標評審委員會經審理后認為: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咖啡等商品與兩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香水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銷售渠道等方面存在較大區別,不屬于類似商品,訴爭商標與兩引證商標在非類似商品上并存不易使相關公眾混淆,故訴爭商標與兩引證商標均未構成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二十八條所指的使用在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

 

維秘公司提交的證據雖然能夠證明其商標在內衣商品上具有較高知名度,但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咖啡等商品與內衣商品各自所屬行業跨類較大,訴爭商標的注冊、使用不易使相關公眾混淆,故訴爭商標未違反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維秘公司提交的證據未涉及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咖啡等相同或類似商品,不能證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注冊之前,其在上述商品上己使用“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0RIA’SSECRET”商號、商標并具有較高知名度,故訴爭商標未侵犯維秘公司在先商號權,亦未構成對其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商標的搶注。維秘公司并未提交其對“VICT0RIA’SSECRET”享有著作權的證據,商標注冊證及使用證據僅能證明其商標所有權及作為商標使用的事實,不能作為維秘公司對上述文字享有著作權的充分依據,故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未損害維秘公司的著作權。

 

本案并無證據表明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存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規定的情形。維秘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訴爭商標系以欺騙或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因此,訴爭商標的注冊未違反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之規定。綜上,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訴爭商標予以核準注冊。

 

本案經過一審、二審、再審審理程序后,最高院依據維密公司提交的商標注冊證、宣誓證詞及在先生效判決和裁定等,認定在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維秘公司的“VICTORIA’SSECRET”“維多利亞的秘密”商標在服裝商品上已具有較高的知名度,達到馳名商標的程度。訴爭商標的文字構成與引證商標“VICTORIA’SSECRET”“維多利亞的秘密”完全相同,指定使用在咖啡等商品上,足以使相關公眾認為訴爭商標與維秘公司的馳名商標具有相當程度的聯系,從而減弱維秘公司馳名商標的顯著性或者不正當利用了維秘公司馳名商標的市場聲譽,違反了《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二款之規定,不應予以核準注冊。維密公司在本案通過跨類保護的方式對名下馳名商標進行了有效保護。

 

三、相同行業經營者在申請注冊商標時的合理避讓義務

杭州賓路服飾皮具有限公司于2005年9月5日申請注冊了第4878065號“聖絡蘭”商標(訴爭商標),指定使用在錢包、書包等商品上。該商標經初步審定后,伊夫圣洛朗股份公司在法定期限內向商標局提起異議,主張“圣羅蘭”是原告在“手提包”等商品上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經過伊夫圣洛朗公司長期的使用和推廣,在訴爭商標申請注冊之前,“圣羅蘭”商標已經在手提包等商品上具有極高知名度,訴爭商標是對伊夫圣洛朗公司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搶注。此外,伊夫圣洛朗公司早于1992年即在第25類服裝商品上在先申請并注冊了第663957號“圣羅蘭”商標和第663958號“聖羅蘭”商標,訴爭商標構成對上述兩商標的復制和模仿,違反了《商標法》第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經過伊夫圣洛朗公司的長期宣傳和使用,“YVESSAINTLAURANT”與“圣羅蘭”之間已建立起一一對應關系,第三人杭州賓路服飾皮具有限公司申請注冊訴爭商標具有明顯主觀惡意,嚴重破壞了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擾亂了正常的商標注冊和管理秩序,應當不予核準注冊。

 

本案經過一審、二審及再審程序,最高院認定伊夫圣洛朗公司在評審階段和在再審階段提交的證據足以證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注冊之前,伊夫圣洛朗公司已在皮包等商品上使用未注冊的“圣羅蘭”商標,并在中國大陸具有一定影響。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錢包、書包、手提包”等商品與“圣羅蘭”商標使用的皮包商品構成相同或者類似商品。訴爭商標的標識“聖絡蘭”亦與“圣羅蘭”標識的呼叫基本相同,兩者已構成近似商標。賓路公司作為服飾、皮具的經營者,其應當知曉伊夫圣洛朗公司的“圣羅蘭”商標,卻仍在“錢包、書包、手提包”等商品上申請注冊訴爭商標,其行為已構成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故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三十一條之規定。

 

綜上,伊夫圣洛朗公司的再審申請理由成立,最高院判決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即撤銷本案被訴決定。

 

四、惡意申請注冊商標并利用商標權謀取不正當利益不受法律保護

廣州市指南針會展服務有限公司與廣州中唯企業管理咨詢服務有限公司為第10619071號注冊商標的共有人,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5類。優衣庫商貿有限公司與迅銷(中國)商貿有限公司共同經營“優衣庫”品牌,在中國各地設有專營店。

 

2012年11月3日,株式會社迅銷向商標局申請G1133303號商標領土延伸,該商標與第10619071號注冊商標標識相同,優衣庫公司在其銷售的高級輕型羽絨系列服裝上有使用該標識。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依據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在北京、上海、廣東、浙江四地針對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和不同門店提起了42起商標侵權訴訟。

 

根據法院查明的事實,中唯公司和指南針公司分別持有注冊商標共計2600余個,其中部分商標與他人知名商標在呼叫或者視覺上高度近似。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曾在華唯商標轉讓網上公開出售涉案商標,并向迅銷公司提出訴爭商標轉讓費800萬元。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優衣庫公司停止侵權,駁回其他訴訟請求。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優衣庫公司均不服,提起上訴。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優衣庫公司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再審期間查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以不正當方式取得商標權后,目標明確指向優衣庫公司等,意圖將該商標高價轉讓,在未能成功轉讓該商標后,又分別以優衣庫公司、迅銷公司及其各自門店侵害該商標專用權為由,以基本相同的事實提起系列訴訟,在每個案件中均以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及作為其門店的一家分公司作為共同被告起訴,利用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門店眾多的特點,形成全國范圍內的批量訴訟,主觀惡意明顯,其行為明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對其借用司法資源以商標權謀取不正當利益之行為,法院不予保護。

 

該案經最高人民法院提審后判決撤銷一、二審判決,駁回指南針公司和中唯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

.

.

以上為部分案例內容

 

了解更多服裝行業案例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獲取更多案例詳情和完整判決書

↓↓↓

欧美亚洲日韩中文,欧美亚洲视频一区,欧美亚洲图片另丝袜自拍,欧美亚洲性爱图片,欧美亚洲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