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案例 | 近五年飲料行業典型商標司法案例(附判決書)

發布時間:2022-04-06 作者: 來源: 閱讀量:268

案例速遞

?案例1:“紅牛系列商標”權屬糾紛案紅牛公司敗訴,商標歸天絲公司所有

案例2:擅用“農夫山泉”商標及廣告語,法院: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

案例3:“網紅大白兔奶茶”侵權“大白兔”商標,光明乳業獲賠25萬元

案例4:商標顯著性判斷,以申請注冊時的事實狀態為準

案例5:注冊商標“六個石磨”實際使用變“六個石磨核桃”,侵權“六個核桃”

案例6:“九龍窠”系地名,非正當使用仍構成商標侵權

案例7:王老吉與加多寶商標之爭,最高法:發回重審

案例8:在先商標+馳名商標,百歲山公司成功無效“百脈山”商標

案例9:一公司假冒“星巴克”被判構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處罰金320萬元

案例10:生產、銷售假冒“脈動”飲料,多人被判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領取方式

掃描下方二維碼或點擊“閱讀原文”獲取更多案例詳情和完整判決書

案情簡介

 

一、“紅牛系列商標”權屬糾紛案紅牛公司敗訴,商標歸天絲公司所有

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曾為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的股東之一(以下分別簡稱為“天絲公司”和“紅牛公司”),1995年11月,天絲公司與紅牛公司的其他發起人簽訂《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合同》,該合同約定紅牛公司的產品的商標是紅牛公司資產的一部分,天絲公司提供紅牛公司的產品配方、工藝技術、商標和后續改進技術。1998年8月,天絲公司與紅牛公司變更后的其他股東簽訂《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合同》,該合同約定紅牛公司的經營范圍包括生產經營紅牛維他命系列飲料,亦約定天絲公司提供紅牛公司的產品配方、工藝技術、商標和后續改進技術等。1996年12月至2009年6月期間,紅牛公司與天絲公司多次簽訂《商標許可使用合同》,天絲公司將“紅牛系列商標”許可紅牛公司使用,紅牛公司向天絲公司支付商標使用許可費。涉案“紅牛系列商標”均在天絲公司名下,且均處于有效狀。2016年10月,紅牛公司曾起訴要求天絲公司繼續履行雙方于1998年所簽訂的《商標使用許可合同》,后紅牛公司撤回起訴。
2017年9月,紅牛公司再次起訴天絲公司,要求確認涉案部分商標及其他在類似商品上注冊的與該商標相同或近似的紅牛系列商標歸紅牛公司所有,后紅牛公司撤回起訴。
同時,紅牛公司和天絲公司均對“紅牛系列商標”進行過相應維權及訴訟事宜。紅牛公司亦針對“紅牛系列商標”的產品進行了市場推廣和廣告投入,并取得了高額的銷售收入,而且其在每年的企業成本支出中已經將相關廣告宣傳投入予以了列支扣除。紅牛公司認為基于涉案合同及多年持續對“紅牛系列商標”的宣傳等商業投入,其應對相關商標具有合法民事權益,故起訴要求確認其對“紅牛系列商標”享有所有權、天絲公司支付廣告宣傳費用37.53億元。
一審法院認為,紅牛公司認為涉案合同應理解為天絲公司同意將“紅牛系列商標”歸于紅牛公司所有,而天絲公司認為相關約定應理解為其同意將“紅牛系列商標”許可給紅牛公司使用,對此,涉案合同條款可從以下方面理解:一是基于文義解釋并不能直接、明確且毫無疑義的得出紅牛公司所理解的含義;二是從涉案合同條款與其他條款的關系、所處的具體位置以及合同整體的意思等,不能得出紅牛公司的理解內容;三是從合同設立的目的進行解釋,天絲公司并未將“紅牛系列商標”作為標的進行出資,而且不必然影響紅牛公司設立后的運營;四是從訂立涉案合同各方主體的交易習慣進行解釋,亦不能得出相關合同條款系對“紅牛系列商標”所有權進行的約定;五是紅牛公司的相關行為可以印證合同條款并非針對“紅牛系列商標”所有權進行的約定。此外,因“紅牛系列商標”明確屬于天絲公司所有,故紅牛公司依據廣告宣傳的投入而認為其取得了商標所有權缺乏法律依據。
據此,一審法院判決駁回紅牛公司的訴訟請求。紅牛公司不服上訴,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來源: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二、擅用“農夫山泉”商標及廣告語,法院: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

 

農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農夫山泉公司”)是涉案“農夫”“農夫山泉”“NONGFUSHANQUAN”商標權利人。自2008年以來,農夫山泉公司以“我們不生產水,我們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為廣告語,在中央電視臺及各電視媒體等對其農夫山泉飲用水進行了持續、廣泛地宣傳。


 

峨眉山峨眉雪礦泉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峨眉雪公司”)在其經營的官方網站使用“我們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廣告語,峨眉雪公司、峨眉山雪谷農夫水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雪谷農夫公司”)、雙流區西航港藍光桶裝水經營部(以下簡稱“藍光桶裝水經營部”)在其生產銷售的11.0L、18.6L桶裝水上使用了“峨眉山農夫礦泉”字樣。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涉案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圍與被控侵權商品均屬于同一類別,其功能和用途相同,相關公眾和銷售渠道有重疊,容易使相關公眾認為其商品來源于同一主體或屬于農夫山泉公司的系列商標,從而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峨眉雪公司、雪谷農夫公司、藍光桶裝水經營部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拔覀冎皇谴笞匀坏陌徇\工”的廣告語經過農夫山泉公司多年經營和大量廣告宣傳,該廣告用語與農夫山泉公司生產的礦泉水已建立起穩定的聯系,體現農夫山泉公司的商譽和品牌文化,構成其經營性資產,應依法受到保護。峨眉雪公司在其經營的官方網站使用該廣告語容易導致混淆,構成不正當競爭。法院判決峨眉雪公司、雪谷農夫公司、藍光桶裝水經營部停止侵權,賠償農夫山泉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35萬元。(來源:澎湃新聞)

 

三、“網紅大白兔奶茶”侵權“大白兔商標”,光明乳業獲賠25萬元


 

2019年9月,光明乳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明乳業”)取得“大白兔”商標為期兩年的授權,擁有相關訴訟權。之后光明乳業推出的“大白兔奶糖風味牛奶”上線,廣受消費者青睞。


 

2020年底,原告光明乳業發現某食品公司作為監制商委托另一食品公司生產“經典三合一奶茶風味固體飲料”并大肆銷售。該飲料在較為醒目的位置使用了“大白兔”三字,且這三字與“大白兔”商標中的“大白兔”基本相同。某商行在明知侵權屬性的情況下,仍在其運營的涉案店鋪內銷售該飲料,并為進一步強化混淆效果進行了文字標注和圖片關聯。光明乳業認為上述行為嚴重侵害了其就權利商標享有的權利,因此訴至法院。


 

 

(被控侵權商品銷售網頁截圖)

 

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上海徐匯法院”)審理查明,被控侵權商品“網紅大白兔奶茶”上“大白兔”文字采用了與權利商標中作為主要識別要素“大白兔”同樣的內容,二者具備共同的顯著識別要素,法院據此認定“大白兔”文字與權利標識構成近似。被控侵權商品文字標簽較為醒目,對于公眾而言,除視覺上獲得深刻印象外,極易將該文字與具體的商品提供者相聯系,起到了指示商品來源的作用,構成商標性使用??紤]到“大白兔”文字被實際使用在奶茶飲料上,與權利商標核定使用的牛奶飲料、奶茶等屬于相同商品,足以致使相關公眾在接觸的過程中將其與權利商標發生混淆、誤認。


 

法院認為,光明乳業作為經權利商標專用權人明確授權的被許可人,權利商標現為存續狀態且在有效期內,光明乳業有權以自己名義提起訴訟。根據《商標法》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屬侵害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銷售上述侵權商品的亦構成侵權。因此,法院認定涉案三被告的行為已構成對權利商標的侵害。


 

綜上,上海徐匯法院一審判決兩家食品公司立即停止對權利商標的侵害行為,賠償原告光明乳業經濟損失25萬元、制止侵權支出的合理費用6千元;判決商行在3萬元范圍內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目前,該案判決已生效。(來源:澎湃新聞)

 

四、商標顯著性判斷,以申請注冊時的事實狀態為準

 

2018年09月30日,自然人石一龍對云南則道茶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則道茶業公司”)名下的第9335126號“曼松”商標(以下簡稱“訴爭商標”)提出無效宣告請求,主要認為訴爭商標使用在“茶;茶飲料”等商品上缺乏商標應有之顯著特征。原商評委經審理后認為,“曼松”原屬云南倚邦區第一鄉轄區內,歷史上,有曼松老寨,居住著香唐族,善種茶,由于曼松茶的品質好,被列為貢茶。因此訴爭商標用在指定使用的“茶;茶飲料”等商品上,僅僅直接表示了上述商品的產地、來源等特點,難以起到標示商品來源的作用,缺乏商標應有之顯著特征,對其作出宣告無效的裁定。


 

后則道茶業公司不服該裁定,遂起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根據雙方提交的勐臘縣縣志、《中國普洱茶古六大茶山》等證據,古時曼松茶主要長在曼松王子山,為倚邦著名貢茶。雖然后來茶園被毀、曼松老寨原居民搬遷,但并不影響曼松貢茶在歷史上的知名度。將“曼松”使用在“茶;茶葉代用品;冰茶;茶飲料”商品上,屬于對茶葉品種、產地等特點的直接描述,不具備顯著性,因此維持了對訴爭商標宣告無效的結果。


 

則道茶業公司不服上述一審判決,繼續上訴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并補充提交了部分新證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根據相關公眾的通常認識,作為茶葉的品種名稱,只有普洱茶、烏龍茶、黑茶、白茶等,曼松茶本質上是對曼松王子山茶、背陰山茶的簡略稱呼,即使歷史上曼松曾以倚邦茶山脈的“貢茶”產地所記載,但以現在的相關公眾通常認知,并佐以各行業協會及研究會出具的說明,曼松茶尚不足以認定為茶葉的品種名稱。


 

該判決還指出,以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日為判斷標準,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尤其是云南則道公司在2007年投資開發王子山和背陰山之前,曼松(蠻松)僅為一村落名稱,并不是相關公眾熟知的茶葉產地,相關史料記載僅為沉醒的歷史文化,在無曼松茶實際產品推向市場并予廣泛流通的情況下,相關公眾亦不會當然地將曼松自然村識別為茶葉產地。2007年后,則道公司將歷史沉浸的曼松茶重新在當地開始茶葉種植和生產,推進市場,使其進入社會公眾視野,對曼松品牌的盤活并使用做出了貢獻。經過云南則道公司的大力推廣和宣傳,曼松茶為社會公眾所接受和知曉,繼而成為云南普洱的又一山頭茶??梢?,先有訴爭商標進行使用,才有相關公眾對曼松茶的產地認知,再有曼松茶的來源識別。故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最終認定訴爭商標具有顯著性,維持了訴爭商標的注冊,對被訴裁定、原審判決予以糾正。


 

.

.

.

以上為部分案例內容

 

了解更多飲料行業案例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或點擊“閱讀原文

獲取更多案例詳情和完整判決書

↓↓↓

 

-END-

欧美亚洲日韩中文,欧美亚洲视频一区,欧美亚洲图片另丝袜自拍,欧美亚洲性爱图片,欧美亚洲一区二区